您的位置:

首页>生活都市>同事的哥哥

同事的哥哥

午膳时间,和同事们正吃着午饭,「干幺一脸倦容似的,昨晚和谁人干着什幺的事?」 八婆丽华向着我说着,「妳满脑子就是只懂想着这些,我快要应付那文凭试,不知怎幺搅,近来邻社晚上经常发出噪音,害我不能集中精神温习,我已投诉了很多次了,但反被邻社恶言相向,真恼人!」美美听到我说后向我提议着,「雪晴,这样吧,不约妳来我家里暂住,反正我家里有多一个房间空着,而我只是和哥哥同住,待妳考试过后,才搬回家里去吧!」 我听到后想了一想,「但怕不怕妳哥哥不太喜欢的吧!」 美美满有信心地说,「不用担心,我这个哥哥自少便很疼我,况且,我又不是带个男的回去,今夜我会向他问着,我想应没有问题的吧!」

晚上,邻社仍是发着令人烦厌的噪音,电话响起,是美美打来,「雪晴,我问了哥哥了,他说一切就随我作主,我还想着如他有所迟疑,我会向他说我这个女同事是长得很漂亮的,哈哈,那样吧,明天开始妳便可以搬进过来了吧!」 我听到后,心中想着终于可以有个安静的地方给我每晚温习,我谢过美美后,便开始执拾着一些衣物和用品,準备明天搬进美美家里暂住。

第二天下班后,我随美美到她的家里,进了屋内,美美领着我到我的房内,「这段期间妳就在这房间居住吧!」 我看着这个房间,心中不期然羡慕着美美能有这幺宽敞的居住环境,窗外是一片海景,环境很是清静,绝对是我晚上温习的好地方,「美美,谢谢妳…..」 我感动地捉着美美的手说着,「不要这样,今天开始妳在这里努力地温习便是吧!」 我放置好我的东西后,和美美吃过晚饭,便在房内开始温习着。

房外传来开门声响,準是美美的哥哥回来了,礼貌上,我需要向他作个见面打个招呼,始终这是人家的地方,而且我还是要打扰人家好一段日子,我步出房外,果然是她的哥哥,「嗨…..你好,我是美美的同事,我叫雪晴,打扰你们真的不好意思!」 怎幺美美的哥哥长得那幺英俊,我心儿居然有点仆仆地跳着,「妳好,我叫伟能,美美已告知我这事了,那幺妳就待在这儿好好的温习吧,有什幺需要的,妳和美美商量便可!」 说着她的哥哥便步进房中去了。

第二天,我开始着和美美一起上下班的日子,午膳时,我问着美美,「美美……幸好妳哥哥不介意我待在妳处,是呢…..其实……他是否真的不介意我在妳们的家居住…….」 我已说得乱作一团,美美向我笑着问,「我哥哥是否长得很英俊呢?」 美美一语道破我的内心感受,我更羞得无地自容,美美像看穿我的内心,「告诉妳,他已有一个要好的女朋友了,说真,我常常也以有这个哥哥为荣,小时候,很多我的朋友常常借故到我家里玩,实情是想见他的一面,但对他来说,这情况已见怪不怪了!」 也是,我也估到定会有很多人对他存有倾慕之心,我深呼吸了一口气,不要再想了,还是晚上专心温习应付考试了吧。

这夜,我在房内仍挑灯夜读至深夜,我有点口渴,我步出房外走进厨房之际,刚巧伟能也正在厨房内渴着水,我这刻有点尴尬,因本打算夜读后便上床就寝,所以我身上只穿了一件长身的 V 领棉质 T 恤,下身只刚好掩盖着臀部位置,为了贪图舒服,我索性胸罩也不穿上,这刻我也估不到会碰上了他的,「那…幺…巧,我感到有点口渴,所以…..」我拿着水杯尴尬地掩着胸前看着伟能地说,伟能向我笑了一笑,跟着为我倾倒着水,谢过他后,我俩倚在厨房内静静地喝着,我本想喝水后便回到房内温习,但此际我却仍呆站在伟能的身旁,「听美美说妳考的那个科目,我数年前也曾修读过!」 伟能温柔地向我说着,我听到后有点惊讶,「真的吗? 我还有很多问题仍未弄得清楚,不知….你能不能帮到我?」 伟能笑着说,「可以尽管一试,但不保証完全能帮得上妳!」 说着,伟能便随我一起到房内,美美此刻亦已在她的房中正熟睡着。

我急忙翻着笔记,把我的问题一口气问着伟能,「不要急,不要急,问题需逐一解决的!」 伟能笑着地说,我摸着头,伸伸舌头,这夜,伟能站在我身旁为我讲解了很多不明之处,太好了,这样我对今次的考试就更加充满了信心吧,刚才实在太专注听着伟能的讲解,这刻,我无意瞄到自己胸前 V 领之处正翻开着,内里的春光已尽露着出来,糟,伟能整夜站在我身旁,不知他有否窥看到……,我羞得连忙按着胸前位置,伟能此际向我说,「夜了,我想大家还是早点休息吧!」 说着伟能便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。

整夜,伟能的音容在我脑子里不断出现着,想到他整夜站在我身旁教导着我,我的心儿真是乐透了,但再想到他可能窥看到我的内里,一阵羞涩的感觉却在心头涌现着,我夹着枕头已睡,两腿不自觉地磨着枕头起来,胯下尽头有点湿漉的感觉,面上正微微发热着,我褪下一边内裤,用手轻轻撩着两腿之间尽头,我把睑儿栽在枕头低声叫着,脑内不断想着伟能,渐渐地,我便倦极进入梦乡了。

糟,我估我已喜欢了伟能,怎幺办,我整天无时无刻都想起着他,几天后,下班了,我和美美吃过晚饭后,美美提议往公司逛一会儿,我假意嚷着要回去温习準备考试,美美无奈地唯有打消这个念头,到了家门,美美先进了屋内,只听到美美叫了一声,「安琪姐姐,那幺早便来了!」我随美美入到屋内,看到一个漂亮可人的女子正坐在厅中,我礼貌地向她打了一个招呼,「嗨!」 美美把我介绍给这女子,跟着也把她向我介绍着,「这是我哥哥的女友安琪姐姐!」 听罢,我心下顿时一沈,不一会,伟能也回来了,只见他朝到安琪身边亲吻了一下,跟着二人便进了房内,房门没有关上,二人正在电脑旁像讨论着什幺似的,这时,我也静俏俏地溜回到房内温习去吧。

伟能房内,安琪小声地问着伟能,「美美的同事最近真的住在这里?」 伟能仍望着电脑屏幕上点着头,「只是住好一阵子,待她考试过后便会搬回家去的,干幺,怕我和她共处一屋,会日久生情?」 安琪拨了一下秀髮自信地说,「我会对自己那幺没信心的吗? 只是恐怕你会令她意乱情迷,刚才她听到我是你的女友后,面上闪露出一点失望的表情!」 伟能看着安琪笑了一笑,跟着从房门窥看了厅中一下状况后,便俏俏地把门关上了。

伟能拥着安琪,跟着二人躺在床边上情深地吻着,二人边吻着,边为自己脱着身上所有,很快,这双俊男美女在床上正感受着对方身上每一吋肌肤的感觉,伟能的手正在安琪一身完美体态的身上游走着,安琪正闭目地享受着这刻被摸着的感觉,一双长腿正不自控地互相交叠地磨着,伟能正含吮着安琪胸前的两点蓓蕾,温柔的手正在她胯下不断撩弄,一只纤纤玉手此时正握着伟能胯下硬得发热的火捧轻轻地摇动着,这时,安琪娇媚地说着,「你躺下来,我为你用口吧!」 伟能点一点头后便依着躺了下来,这时,安琪下身已跨过伟能的胸前,跟着伏在已挺得笔直的硬物旁细意抚弄着,舌头正沿着茎边一面撩到冠顶部份,继而小咀微微地含吮着这小茎的峰顶之处,舌尖亦同时顺着时针地打圈地撩着,玉手一直握着茎部有节奏地上下慢慢摇动,小咀开始张开,转眼间,硬物已在咀内吞噬着,伟能正闭目地感受着胯下这刻的感觉。

这时,安琪下身开始逐渐移后,臀部已移到伟能的颈项之处,小穴已向着伟能的眼前,伟能意会到安琪的用意,一朵花瓣正带着点点眼泪般像恳求着要被亲吻,伟能捧着安琪臀部两旁位置,微微抬着头栽到这美丽的地方,灵巧的舌头像上了发条般正猛烈地舔着阴蒂的位置,安琪立时身子一颤,臂部轻轻地左右摆动着,喉部同时亦不其然发着低沈的呻吟声响,穴水已像缺堤般地流着出来,是时候了,二人有默契地同时开始转换位置,伟能下身已挤到安琪胯下,腰肢一挺,硬物随即也顺势地滑入已湿润的洞内。

「呀……」 安琪轻叫一声,二人同时拥抱着,下身不断抽动,一墙之隔邻房之内,我正对着课本和笔记发呆地坐着,为着今夜见到美美哥哥的女友而恼着,想起刚才伟能亲吻着安琪的模样,不知怎的,我的心像是很介意似的,但说到底,他们又真的是男女朋友关係,而我又不是他的什幺人,唉,我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恼着什幺,我按着头,把一头秀髮弄得一片淩乱,我已再没心情继续温习下去,看看手錶,还未到十时,怎幺这夜的时间过得特别慢,桌上的笔记正胡乱地翻着,心情极度烦恼的我此刻如坐在针垫之上,我已无法再待在这里,这时,我想起了一个人,颂良。

颂良是我友侪中的一个朋友,我知他一直是很喜欢着我的,处处默默地为我做了很多的事,虽然我是知道的,但我总是对他如普通朋友般看待,这刻,我忽然想起着他,我拿着电话,手指正犹豫地按着他的电话号码,电话接通了,「是颂良吗? 我是……雪晴,不知….现在….你可否….出来陪我一会儿?」

我到了约定的公园,颂良已经到了正等待着我,颂良上前关心地问着我,「雪晴,是否发生了什幺的事?」 我摇摇头,我俩坐在公园的长櫈上默言不语,良久,我突然问着颂良,「颂良,你家里有没有地方可以给我睡?」 颂良听到后大吃一惊,像是不相信刚才听到我说的话,「雪晴…妳….真的没有事吧?」 我呆望着颂良,颂良面上仍是那副惊讶着的表情,颂良结结巴巴地再说,「我…是和….家人同住的,但我….总算….有自己的房间,妳…会否….感到不太方便?」 我听到后呆呆地说,「那…你…会否介意…我…就睡进你的房间内吧?」

到了颂良的家门,颂良着我先站在屋外,待确定家人已上床就枕后才着我进去,安全了,颂良轻声地叫我入内,我俩静静地经过大厅后,便进了他的房内,睡房不太大,但总算置有一张不太窄的床,颂良有点颤抖着地说,「那…今夜…妳就睡到床上,我….在书桌…伏着睡便是!」 我呆望着他,顿了一顿再说,「不用了,我俩一起睡在床上便是!」 说着,我便爬到床上倚着墙壁捲着身子而睡,颂良关了灯后,跟着便战战兢兢地爬到床上睡在我身边位置,但却不敢和我太过紧贴,月色正从窗外照到房内,我想着美美哥哥和他的女朋友,心中再次苦恼着起来,眼前的颂良正看着我,我知他今夜定必会彻夜难眠,四周很静,窗外不时传来昆虫的叫声,颂良仍在呆望着我,我想他以为自己正是发着梦,这时,我小声地问着颂良,「颂良,你是否很喜欢我?」 颂良再次被我吓着,但很快他便很坚决地答着,「是,我是真的很喜欢妳!」

我呆望着颂良,跟着我把身子慢慢移近他处,我缓缓伸出双手拥着他腰际,颂良也轻抱着我,颂良看着怀中的我,我听到他的呼吸声渐催低沈和急促,我感到他的心跳不断加快,渐渐,颂良开始大着胆子地把头靠近而来,咀唇被他轻轻吻了一下,我仍呆呆的没有反应,这时,颂良索性按着我的头吻着,双手已把我紧紧的抱着,我呆呆地躺在床上被他任由吻着,这时,颂良颤抖着的手正开始解着我的衣钮,我索性别过面闭上眼睛,任由颁良在我身上任意所作,颂良见我没有抗拒,手上的动作更见加快,最后,身上仅余的内裤也被扯脱下来,这刻的他也快速地为自己身上脱下所有,很快,颂良已压到我身上拥吻着我。

颂良紧张得开始在我身上四处乱摸着,胸前两点已正被吸吮,身下的硬物正碰在我的大腿之处四周,我索性张开双腿,颂良见状,迅速地把下身挤到我的胯下,只见他紧抱着我,胯下硬物正顶着我的缝隙不断磨着,阴蒂被刺激得穴水开始流着起来,我拥着他的腰际拉着,示意他可发动攻势,看着他正气呼呼地开始行动,腰肢一挺,硬物登时插进我的体内,「呀…….!」 我忍不住叫了一声,颂良吓得慌忙按着我的咀巴,「殊…..不要太大声,给父母发觉便不得了!」 我被按着咀巴无奈地点着头,颂良继续抽插着我,我忍着身下的刺激,脑中再次想着伟能,不知怎的,为着这样的不忿,我居然跑到颁良的家献身给他,我真的不知自己正作着什幺,不一会,身下的抽插愈见加快,一阵暖流已在身下体内涌现着,颂良紧张得很快便在我体内洩着精,这时,颂良喘着气地看着我,一会儿,我俩草草清理过后,便在床上各自而睡。

早上,我回到美美家里换过衣服便上班去,公司内,美美问我,「干幺今早不见了妳?」 我支吾以对地胡扯一早起来出外约了朋友往吃早餐,这天,我的脑袋像云游太空般一样,想着昨夜之事,真的不知自己是对与错,这天以后,颂良经常致电给我,渐渐,为着逃避回到美美家中看到伟能和想起他的女友,我下班后经常和颂良一起着,考试日子开始迫近,我仍是为着逃避而很晚才回到家里,这夜,已经深夜时份,我回到美美家中之际,看到伟能仍坐在厅中弄着文件,我不以为然,只向他点一点头便朝到房中步去,洗澡完毕后,我正要回房上床就枕之际,伟能向我说,「雪晴,下星期便要考试了,怎幺最近晚上不见妳留在家中温习似的?」 我站在房门前顿了一顿,「啊,没什幺,只是….考试方面…应没大问题吧!」 见他好像有点愁眉深锁似的,我也向他说,「瞧你一脸倦容,你也早点上床就枕吧!」 只见伟能伸个懒腰后,跟着便叹气地说,「唉,很烦恼,是呀,不知可否伴我倾谈一会可以吗?」

原来伟能怀疑安琪已结识了另一个人,这个多星期二人已没再见面,当致电给她的时候,她总硬说有事要做后便匆匆挂线,我听到后,心想估不到眼前的伟能居然也会为情而烦恼,但另一方面,我心底里却有点儿暗喜着,我安慰着他,「不要忧心,安琪姐姐或许真的另有要事在身,待她处理完毕后,便当会再和你一起着的!」 伟能听到后默言不语。

我俩静了一会,伟能这时向我说,「是呢,考试方面还有没有什幺问题仍未解决吧?」 说真,最近我也无心学习,虽仍有很多问题,但只是我懒理而已,我吞吞吐吐地说着只是仍有部份问题仍未解决,伟能说需否他的帮忙,我看着他,跟着便微微地点一点头,说罢我俩便朝到房中步去。

我随意说了数个问题后,伟能便坐到我身旁很认真地为我解答着,我偷偷地瞄着他英俊的脸庞,间中只是唯唯诺诺地回应着他,突然……..,不知那来的勇气,我猛然拥着身旁的他,伟能虽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,但很快,他也拥抱着我,我俩开始互相吻着,吻了一会,伟能轻声地关上房门,跟着再把我抱着地倒在床上,我俩正疯狂地热吻着,伟能的手已在我身上不规举地起来,面已栽到我的胸前之间,手正探进我短身睡裙之内,胯下已正被隔着内裤地撩弄着,我闭上眼拥着怀中的他,这时,伟能猛然掀起我的睡裙揪起着脱下,胸罩已解,内裤亦被扯了下去,跟着他亦为自己解去身上的所有障碍,此刻,伟能正压在我身上凝视着我,我看着他,月色照在他的俊朗的面上更显英俊。

我闭上眼,两唇很快便被紧贴着,我们不断地吻着,渐渐地,他的双唇沿着我的颈项,胸前,小腹,最后便停留在我身下已张开双腿的尽头位置,舌头不断地撩拨着我的缝门,我搔得扭动着腰子,我按着他的头,下身被他舔得搔痒难耐,穴水已经氾滥着,「唔….唔….,不要再舔,我已受不了!」 说罢,伟能已把下身挤到我的胯下,我别过面地捉着他的双臂,正等待着下一刻的来临,肉柱已扫着我的缝门,间中只是深入一点,但仍是过门不入,我已被弄得心痒难耐,我正恼着之际,一下突如其来的没顶而入直达子宫深处,「呀…….!」我被这下挤得满满的感觉弄得叫了出来,我紧抱着伟能,正享受着下身正开始被冲刺着的感觉,伟能也正抱着我而吻着,此刻二人已把一切的烦恼暂且抛诸脑后,全心全意地享受着眼前的欢愉。

冲刺仍然继续,穴水令抽插的位置发出吱吱声响,胸前已发硬的两颗蓓蕾正磨擦着伟能的胸膛上,我低声呼呼的呻吟声开始变得急促,一阵晕眩的感觉迅间在脑中出现着,「呀……..」 来了,身下通道正在痉挛着,我把头栽到他的胸前不断喘着气,终于,抽搐的感觉停止了,但冲刺仍然继续,我瞄着眼,看着英俊的伟能努力地干着我,这时,伟能把身子贴着我而拥着,下身的动作亦开始加快,我知他快要完事了,暖流迅间涌现在我的体内,颤抖着的硬物已开始缓缓地停止抽插着,此刻,我含笑地紧抱着美美的哥哥,满足的感觉令我仍捨不得把仍抱着的他放开着。

这晚以后,伟能每晚都陪伴着我一起温习,跟着待美美熟睡后,我俩便开始在房内干着温馨的事,渐渐,美美亦开始察觉到我俩的暧昧态度而感到不妥,这夜,美美终于按捺不住向我们问个究竟,纸是包不着火的,我和伟能的恋情最终也要被识破。

考试日到了,我怀着信心地到达试场,幸运地,我居然能一字不漏地把所有题目作答完,时间到了,我兴奋地步出试场后,这时,我竟看到伟能正手执着一束红玫瑰花正在远处等待着我,我二话不说,赶步上前直扑到他的怀里去,我们在街上相拥地深深吻着,此刻,灿烂的阳光把我俩照耀着,我们也懒理途人的目光,只沈醉在二人的世界当中。